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演艺导航 > 杂技中国 >

重庆杂技艺术团 - 杂技剧《花木兰》:艺术创新与市场开拓并举

来源:中国文化报 责任编辑:大mer 发表时间:2013-09-04 22:05 点击:

舞流星

顶技

顶技

9月12日,重庆杂技艺术团有限责任公司杂技剧《花木兰》研讨会在文化部召开,文化部有关领导,重庆市文广局领导,重庆演艺集团及杂技界、戏剧界有关领导、专家,媒体及观众代表参加会议并发言。重庆市文化广播电视局副局长李廷勇主持了会议。重庆杂技艺术团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陈涛介绍了杂技剧《花木兰》的创作及演出情况。

《花木兰》简介

杂技剧《花木兰》取材于我国民间传说和古代长诗《木兰辞》。该剧跳出历史真实、人物关系和情节交代的桎梏,把杂技与舞蹈、魔术、变脸和中国功夫等极具中国民族特色的艺术形式融为一体,使古老的杂技艺术焕发出新的艺术魅力。目前,该剧国内外演出突破1000场大关,观众达170多万人次,走过了国内的山山水水,受到了国内观众的热烈欢迎,还到访了美国、澳大利亚、英国、法国、比利时、瑞士等国,获“2010—2011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资助剧目”。2011年11月至2012年4月杂技剧《花木兰》改版为《木兰传奇》赴法国、瑞士、比利时巡回商演150场,观众达90万人次,上座率居同期在法国演出的包括太阳马戏团在内的16个世界各国艺术团体之最,创造了重庆杂技艺术团近年来出国演出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纪录,使重庆杂技第一次真正打入了欧洲主流社会,成为全国第一个以杂技剧形式赴法国商演的表演团体。

汪俊(重庆市文化广播电视局党委书记、局长):杂技剧《花木兰》在国外能演这么多场,主要有以下几点:第一,主题上做到求同存异,就是主题上是一种普世价值的东西,而不是本国的意识形态的东西;第二,在人物塑造上实现了移花接木,虽然是“花木兰”,到法国去就改成了“圣女贞德”,做了调整;第三,虽然是杂技技巧性的呈现,但是它在杂技上做了一种剧情表达,是用剧情来统率技巧,不是单纯地耍杂技,去表演一个完整的杂技节目,而是剧情为人物形象服务;第四,做到了剧情表达上的多元呈现。

陶诚(文化部艺术司副司长):这部剧的确是非常不容易,非常难得。开座谈会有这么几个意义:一是总结,总结这里面所取得的成绩,看里面有哪些一般性规律,那么,可以在我们今后的艺术创作中提供一些借鉴。第二,是启示,对我们今后怎么做给些启发。我们希望能够像《花木兰》这样既能代表我们民族文化又拥有杂技创新概念的、意念的杂技走出去能够展示,带有民族品牌、中国品牌的这样一些剧目走向世界,真正让我们的杂技在世界艺术之林里不是低端的,是高端的;不是一般的,而是主流的!达到这些目标,有待于我们共同努力。

俞亦纲(上海马戏城总经理、上海杂技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杂技团团长):这个剧选材非常成功。它反映了一种普世价值观,在各国观众中会产生共鸣。在创排上也比较成功。如聘请法国的留学生穿着花木兰的衣服,在幕间切换的时候跟观众交代前面故事后续的部分。这让观众知道下面要进入到什么样的规定情境。我看过有的杂技剧为了讲清楚一个故事,把杂技的很多节目拆得很散,但是重庆杂技团在故事情节和杂技表现结合的场景上有很多浓墨重彩的展现。比如魔术的换装用得好,花木兰替父从军是女扮男装,在剧情上让人感觉一个女孩马上变成穿着戎装的军人。女主角在剧中从头到尾贯穿下来了,人长得漂亮,舞台形象也非常好,所以观众的认可度非常高。创作上的编排一气呵成,符合欧美观众的审美情趣。这台戏比较符合并体现了我们所追求的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中国文化走出去、中国杂技走出去的一种思路。

申列荣(中国剧协理事、重庆市文联副主席、重庆市戏剧家协会主席):《花木兰》在艺术创新中,以文化的自觉和艺术改革的自信,大胆探索,将单一的杂技本体艺术与其他综合艺术作了多元化的相融相合,提升了杂技本体艺术的品质,极大地丰富和满足了现代观众求新求美的审美需求;改变了我们对杂技艺术节目单一、艺术陈旧、档次较低的“杂耍”印象;较好地将杂技演出形式与戏剧叙事、情节铺陈和人物塑造相融相合,把杂技的单一竞技表演改造成以戏剧线性发展来贯穿故事,用板块结构为杂技艺术演出创造时空,巧妙地为一些竞技性强又独具特色的节目提供了与戏剧节目融洽的艺术空间;还以迎合现代观众审美需求和市场为主,将舞蹈、魔术、武术、戏剧表演、时尚音乐熔为一炉。这种以杂技艺术为主,多元艺术的综合,使该剧人物形象生动感人,情节简洁,戏既好看还有吸引力。该剧将传统杂技节目逐个解构剖析,使其重新定位,尽力使杂技表演特技为打造花木兰这一艺术人物服务,在编排上新意迭出,精彩纷呈。花木兰的扮演者马筱静,杂技技艺娴熟,行当技巧全面,可塑性极强。她在剧中刻画人物的戏剧表演细腻真切,活泼而威严,艺术形象逼真感人。重庆杂技艺术团有限责任公司的艺术创新,受到演出市场的认可。在探索中国民族题材剧目走出去道路上,该团以丰富的民族文化为土壤,保持民族性、融入地域性、体现时代性获得成功。

宁根福(中国杂技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杂技家协会主席、原广州战士杂技团团长、中将):创排杂技剧有三个要素:一是本体,二是剧情,三是演技。这三个要素在重庆杂技艺术团有限责任公司创排的《木兰传奇》中都有准确运用。第一,在体现杂技本体上,他们根据节目的元素,服从剧情的原则,把节目打散重组。使节目的表现形式和节目规模、时间长短尽力符合剧情的发展。他们还在原有杂技基础上进行了一些符合剧情的创新,如“荡爬杆”“钻排圈”是高难度、新组合的节目。在编排中有不少精彩手法,不仅丰富了杂技的本体表现,还有效完善了剧目情节和衔接连贯。《木兰传奇》剧情紧凑,衔接紧凑,高难度的杂技表演结合中国元素的舞台设计,带给欧洲观众耳目一新的享受。

第二,在剧情的体现上,《木兰传奇》的欧洲传奇和海外本土化改造给我们指出了一条新的途径。该剧经过反复修改和精心打磨,有《过年了》、《招兵了》、《打仗了》、《相爱了》、《凯旋了》5幕戏,演出注入了很多川剧的表现形式,还把舞蹈、中国功夫、皮影等加了进去。为了使《木兰传奇》在欧洲演出成功,重庆杂技艺术团有限责任公司创排人员和法国演出商阿兰联手对剧目进行了大手术,实现海外本土化改造。在改造过程中,他们巧妙地把中国的花木兰类比为在法国甚至整个欧洲家喻户晓的圣女贞德,这一下子就让所有法国人都明白了这个剧情。而且在演出中大胆采用了现场解说的原始手法,聘请一位在法国学习戏曲的留学生在每场演出中以一口流利漂亮的法语在每一场开幕之前演讲剧目背景。讲解人所穿的服装与花木兰出场的服装是一样的。这个做法有效拉近了中国故事与法国观众的距离。

第三,一部剧能不能成立,主角的表现往往至关重要。剧中花木兰的扮演者非常成功,她会的行当很多,拿手节目也不少。重庆杂技艺术团有限责任公司演员年轻,整体实力强,演员的表现技能和整体实力的展现对剧目的成功有很大帮助。《木兰传奇》是一次真正意义上文化走出去的成功之作,是中国民族题材杂技剧在海外进行本土化改造成功的尝试。

单三娅(《光明日报》高级编辑):我有几点体会。第一,中国的文化走出去,走到哪里?我们出去不是为了挣钱或者说不仅仅是为了挣钱,也不是为了单独地抢市场,是为了传播中国文化,是让外国人了解中国,了解中国人和中国文化。所以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认为就得深入人心,就不能靠赠票。第二,要多渠道走出去。我觉得走出去方式应该多种渠道。第三,国内的市场不好跟咱们多年对杂技的认识有关系,有人觉得杂技没文化,广大的人民群众对杂技的概念还停留在顶碗、钻圈,认为杂技很初级,很地摊化。这个观念如果不改变的话,杂技在中国找不着市场。我觉得要让人们正确地认识杂技,杂技艺术家当然自己也要尽量地让杂技更好看,更有文化,更让观众喜欢。重庆杂技艺术团有限责任公司每个演员都特别守纪律,这就是“文化”,我跟阿兰有一个长谈,他特别赞赏该团,与之合作沟通起来特别顺畅,这是令他最满意的。第四,走出去,我们能学到什么?我觉得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善待观众。就是从票价、从节目、从舒适度等各个方面都是为观众考虑的。通过这个合作我觉得也可以看到一种新的模式,就是和外国的团队一起来工作,他们在市场方面给我们做加工,这样更符合市场规律。

姚欣(文化部原艺术局副局长):《花木兰》在“艺术创新与市场开拓的探索”是成功的,应该说这是杂技剧里程碑式的节目。作为一个杂技剧它有主题、立意,有矛盾冲突,有人物,所以作为剧是成功的。整个节目的编排服从于主题即花木兰的爱国主义精神,她爱祖国、爱家乡、爱父老、爱自己的父母,也收获了战争中的爱情。这台节目注意推陈出新。节目里面有创新意识,有很多高难度动作,融汇吸收了很多其他姊妹艺术的元素共同来打造,包括服装、灯光、舞台调度。这台节目好具体体现在演员演得好,普通观众喜欢,又进入了主流社会,这是贡献。再有它是开拓海外市场的典范,也是开拓国内市场的典范。

桂中山(原山东杂技团团长):《花木兰》是一个地地道道中国特色的、原汁原味的产品。说实在话,该剧讲故事,又与杂技的所有的技巧动作结合得那么好,看得那么顺,一点都不别扭,我感觉是头一回。

这台剧为什么会成功?题材好要怎么体现,这是非常难的一个题目。这要求编导要有一个高超的技术,他要懂杂技。一个编导能够把杂技编排到、美化到骨头里面去,估计是不多的。还有就是关于市场开拓问题。市场是一门很高的学问,在这方面我们的确太欠缺了。中国市场是可以挖掘的,中国市场那么大,我们很多很多东西不配套,所以怎么研究解决,我觉得是一门很大的学问。

侯泉根(天津杂技团团长):重庆杂技艺术团有限责任公司是中国最早的几个杂技团之一,在当年全国很多杂技团还只会表演技巧的时候,它就在艺术上下功夫了。几代团长对艺术追求一直始终不渝。《花木兰》选择了一个家喻户晓的题材,这个题材其中有几个重要的段落,它都表现出来了。比如祥和的生活环境,外敌入侵,老百姓感到紧张。皇上下令去抗敌。花木兰在战斗中产生了感情,最后荣归故里。这几个重要的点表现出来,故事就到位了。杂技怎么讲故事?杂技没有语言,光是形体永远讲不明白,但是花木兰是家喻户晓的题材,这个故事就明白了。外国观众呢?他们是以欣赏杂技技巧为主,同时要看到亮丽的场面,当然有一个故事情节感染就更好了。《花木兰》抓住了这三点。这也是给全国杂技界在杂技未来发展中一个重要的提示。这台剧有多次修改,提高很大,还能提高,我相信该团一定会抓住这个剧目,把它作为精品,给中国杂技界做很好的样板。

安宁(沈阳杂技演艺集团董事长、沈阳杂技团团长):我当了16年杂技团团长,排了多台晚会,没敢叫过“剧”。《花木兰》确实好看,而且把它叫剧,因为它把戏剧的几个要素展现出来了。它的主题特别好,是一个爱的主题。花木兰的这个爱,可以说是爱国主义精神。我认为这是一部精品,也是畅销品。该剧可以说突破了传统,大胆进行创新,包括运用了杂技、舞蹈、魔术、皮影、武术等,简洁、精致、好看、好玩,可以说也体现了主创人员的雄心壮志。《花木兰》受到国外观众的喜欢,在于把握住了机会,表现中国的文化,具有观赏性。《花木兰》仅仅用了3年多的时间就走了7个国家,包括英、美、法等国家和地区,观众达170万人,演出1000多场,确实是破纪录。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

    今日头条

    更多>>

    推荐产品

    • 大连杂技团的创新之旅
    • <font color='#FF0000'>大连杂技团--玉兰.爱的世界</font>
    • 深圳福永杂技艺术团 - 大型音乐杂技剧《卖火柴的小女孩》剧目简
    • 大连杂技团 - 杂技剧《霸王别姬》指引舞台剧的出路
    • 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杂技团 - 杂技剧《天鹅湖》 最美最险“天鹅”
    • 重庆杂技艺术团 - 杂技剧《花木兰》:艺术创新与市场开拓并举
    • 山东省杂技团 - 大型魔幻杂技剧《聊斋遗梦》首演 上天入地
    • 济南市杂技团 - 杂技剧《粉墨》
    • 盐城市杂技团 - 杂技音乐剧《美猴王·西游记》登上纽约

    新闻关注排行榜

    热门推荐 最新推荐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2-2013 鑫桥文化传媒(大连)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 辽ICP备17020712号-1 中国演艺网
    收缩
    • 电话咨询

    • 400-811-6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