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演艺导航 > 杂技中国 >

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杂技团 - 杂技剧《天鹅湖》 最美最险“天鹅”

来源:互联网 责任编辑:大mer 发表时间:2013-09-04 22:04 点击:
“肩膀上转圈,头顶上跳芭蕾”,将芭蕾与杂技两种艺术完美融合的杂技剧《天鹅湖》,问世7年来,???外国人盛赞为“最美的杂技、最险的芭蕾”。信息时报消息,该剧的创作团队――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杂技团,即将迎来建团60周年,信息时报记者近日走进团里,了解到“天鹅”与“王子”之间饱含眼泪与欢笑、汗水与鲜血的传奇故事。该剧将于6月15日~19日亮相广州友谊剧院,连演5场。

 

杂技剧《天鹅湖》

  A组 夫妻档

  吴正丹魏葆华:靠心灵感应完成肩上芭蕾

  “肩膀上转圈,头顶上跳芭蕾”,将芭蕾与杂技两种艺术完美融合的杂技剧《天鹅湖》,问世7年来,???侣”也因此日久生情,从相识、相恋走向婚姻。如今,他们的孩子已经快2岁了。舞台上那些肩上芭蕾、头顶芭蕾等成熟流畅的动作,都是经历一次次的失败,从膝盖到手掌到肩膀一点点高度的提升中慢慢形成的。吴正丹说,“我觉得我老公特别伟大,如果换了跟另外一个男人合作,也许就不会有‘肩上芭蕾’的产生。他的坚持、毅力才促成了这样一个节目的完成。‘肩上芭蕾’的表演靠的是两人的一种心灵感应,‘王子’肩膀上的‘天鹅’靠的是对方不断保持和调整她的重心,两人只要感觉稍不对位,立刻就会酿成失误。”

  在北京的一次演出中,表演头顶芭蕾一幕时,一不留神,吴正丹就从魏葆华的头顶上滑落下来,身上的道具在他的眉毛上方划出一道小口。尽管鲜血直流,魏葆华还是捂住流血的部位,戴上帽子,让吴正丹重新完成了一次表演。多年来,魏葆华的肩膀早已磨出一层厚厚的老茧;而吴正丹为坚持演出,怀孕前三个月还强撑在舞台上,不停重复着这套高难度的危险动作。

  怀孕时的吴正丹体重达到130斤,为了重回舞台,她毅然减肥回复到80多斤。“我每顿只吃五口饭,不管怎么样都要‘住口’,因为只要体重长2斤,表演就会十分危险。”随着年龄的增大,吴正丹十分珍惜这次重演的机会,将为广州观众献上前两场的演出。

  B组 挚友档

  于婉青陈东:曾经吵架吵到不欢而散

  与练习艺术体操出身的吴正丹不同,B组的“天鹅”扮演者于婉青从小就是练芭蕾的。当初,在芭蕾中专学校念书的她第一次看到吴正丹与魏葆华的表演时,简直惊呆了,流露出无限向往。尽管父母强烈反对她加入杂技团,但14岁的于婉青还是毅然从成都来到了广州。

  “当我开始练功时,才发现表演比自己想象的不知要难多少倍。”于婉青说,单是一个杂技团演员手到擒来的倒立就让她吃尽苦头,从一开始连一分钟都站不稳,一直练到能坚持15分钟不倒。后来,与搭档陈东的磨合又是一个艰辛过程。“几乎没有一对练杂技的搭档是不吵嘴的,我和陈东也是。当你们将一个动作重复上百次、上千次,却还不断失误时,便会开始互相埋怨。我说他的肩太高了,他说是我重心没掌握好,经常吵到不欢而散。”问她是否跟陈东也从搭档发展成为情侣时,于婉青坦言不可能,因为彼此都太熟悉对方的优缺点了,失去了吸引力和神秘感。但多年的磨合下来,他们之间的感情比任何朋友都要深厚。

  作为B组演员,于婉青第一次接替吴正丹扮演“白天鹅”是在德国。之前,她和陈东一直扮演黑天鹅和老鹰。在首轮20多场演出结束后,吴正丹因意外怀孕必须退出,留给于婉青的只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于婉青说,那时他们动作不够成熟,排练时没事,一到正式演出便容易失误。“我们几乎没日没夜地排练,最后练到整个人都麻木了,一上舞台整个脑子就全是动作,也分不清是演出还是排练,这样才完成了首演。”目前,她和陈东也已经有了200多场的演出经验。至于与A组演员的差距,于婉青说,吴正丹夫妇作为角色的创作者和首演者,是不可超越的,但她在舞蹈的表现力上也有优势。

  胳膊代替大腿

  “四小天鹅”变“四小青蛙”

  据创作团队介绍,《天鹅湖》的创意最初来源于在蒙特卡洛杂技大赛上夺得“金小丑奖的杂技项目《东方天鹅――对手芭蕾》。作为幕后创意人的战士杂技团前任团长宁根福,产生了将该节目发展为融合杂技与芭蕾的杂技剧的想法。

  故事以外国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为蓝本,经过改编后变成一位西方王子在梦中见到被魔咒变成天鹅的东方少女,令他久久不能忘怀。他决心挂起征帆,寻找并解救他的梦中情人〈东的磨合又是一个艰辛过程。“几乎没有一对练杂技的搭档是不吵嘴的,我和陈东也是。当你们将一个动作重复上百次、上千次,却还不断失误时,便会开始互相埋怨。我说他的肩太高了,他说是我重心没掌握好,经常吵到不欢而散。”问她是否跟陈东也从搭档发展成为情侣时,于婉青坦言不可能,因为彼此都太熟悉对方的优缺点了,失去了吸引力和神秘感。但多年的磨合下来,他们之间的感情比任何朋友都要深厚。

  作为B组演员,于婉青第一次接替吴正丹扮演“白天鹅”是在德国。之前,她和陈东一直扮演黑天鹅和老鹰。在首轮20多场演出结束后,吴正丹因意外怀孕必须退出,留给于婉青的只有一个月的准备时间。于婉青说,那时他们动作不够成熟,排练时没事,一到正式演出便容易失误。“我们几乎没日没夜地排练,最后练到整个人都麻木了,一上舞台整个脑子就全是动作,也分不清是演出还是排练,这样才完成了首演。”目前,她和陈东也已经有了200多场的演出经验。至于与A组演员的差距,于婉青说,吴正丹夫妇作为角色的创作者和首演者,是不可超越的,但她在舞蹈的表现力上也有优势。

  胳膊代替大腿

  “四小天鹅”变“四小青蛙”

  据创作团队介绍,《天鹅湖》的创意最初来源于在蒙特卡洛杂技大赛上夺得“金小丑奖的杂技项目《东方天鹅――对手芭蕾》。作为幕后创意人的战士杂技团前任团长宁根福,产生了将该节目发展为融合杂技与?看过该剧的观众都赞叹它充满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特色,用双爬杆、晃杆和女子海浪舞表现王子驾龙船驶向东方寻找白天鹅的艰难场景;紫禁城外身着大红民族服装的姑娘以芭蕾步、杂技舞欢迎王子;扮演白天鹅的演员则以王子伸展的肩、臂和头顶为“舞台”,表演“金鸡独立”等芭蕾舞姿。最令人捧腹的,是该剧将大众熟悉的“四小天鹅舞”改成“四小青蛙舞”的创意。4位杂技演员以手代足,化作青蛙倒立而舞,起起跳跳,形态诙谐可人。老团长宁根福风趣地说:“我们中国有句俗话,叫胳膊扭不过大腿。芭蕾是用腿脚跳的,但我们硬是把‘四小天鹅舞’扭成了用手去倒跳,胳膊就是扭过了大腿!”

  就这样,杂技版《天鹅湖》在2004年一问世就一鸣惊人,成为国内外演出商争相预订的抢手作。留言须知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

    今日头条

    更多>>

    推荐产品

    • 大连杂技团的创新之旅
    • <font color='#FF0000'>大连杂技团--玉兰.爱的世界</font>
    • 深圳福永杂技艺术团 - 大型音乐杂技剧《卖火柴的小女孩》剧目简
    • 大连杂技团 - 杂技剧《霸王别姬》指引舞台剧的出路
    • 广州军区政治部战士杂技团 - 杂技剧《天鹅湖》 最美最险“天鹅”
    • 重庆杂技艺术团 - 杂技剧《花木兰》:艺术创新与市场开拓并举
    • 山东省杂技团 - 大型魔幻杂技剧《聊斋遗梦》首演 上天入地
    • 济南市杂技团 - 杂技剧《粉墨》
    • 盐城市杂技团 - 杂技音乐剧《美猴王·西游记》登上纽约

    新闻关注排行榜

    热门推荐 最新推荐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2-2013 鑫桥文化传媒(大连)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 辽ICP备17020712号-1 中国演艺网
    收缩
    • 电话咨询

    • 400-811-6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