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演艺导航 > 曲艺中国 >

刘兰芳评书艺术的历史价值

来源:中国曲艺网 责任编辑:大mer 发表时间:2013-07-27 17:05 点击:
 评书艺术在中国民众的心中举足轻重,刘兰芳在中国千千万万的评书爱好者心中更是举足轻重。
在评书发展史上,每一时期都有每一个时期的代表人物。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评书艺术又迎来了她的发展春天,优秀书目和优秀演员如雨后春荀层出不穷,不少评书大家的名字都被人们所熟知,刘兰芳更成为这一时期评书艺术最具代表性的典型人物。有人说,没有刘兰芳的横空出世,就没有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评书艺术的繁荣昌盛——时代为刘兰芳提供了得以展示艺术才能的大舞台,刘兰芳《岳飞传》的一炮走红推动了评书艺术的发展,评书艺术成就了无愧时代的刘兰芳!
“刘兰芳热”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但“刘兰芳现象”是否引起过人们深入思考,尤其在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大力倡导发展民族文化的今天,我们是否应该留意一下这方面的工作,对民族文化的经典之作做点必要的探究?本文想就刘兰芳评书艺术的历史价值做一些探讨,以期从中找到点发展民族文化可以学习和借鉴的经验,拟或有益于推进评书艺术的不断发展。浅陋之处还请方家给予批评指正。
一、创造了评书发展史上的又一高峰
任何事物的发展都是波浪式前进的,评书的发展也不例外,纵观评书的发展历史,由孕育到成熟,由成熟到兴盛,由兴盛到繁荣,每一次繁荣都会产生一批优秀人物,但是每一次的繁荣也都是由优秀的人物来推动,刘兰芳就是推动评书艺术又一次繁荣的优秀人物之一,创造了评书发展史上的又一高峰。
1、顺应历史潮流,评书艺术在优秀人物推动下前进、发展
评书艺术历史悠久,有研究者称春秋时期即有了评书的雏形,唐代就有了寺院里的变文和民间的讲唱文学,宋代几百年,评书已形成为独立的基本成熟的艺术形式,到了元代评书艺术逐步兴盛,山东的胡集书会、河南的马街书会便是例证,相传这两大书会皆起源于元代,绵延发展至今。到了明末清初,评书艺术更加成熟,出现了说书大家柳敬亭。在北方流行的评书,相传是明末清初江南说书艺人柳敬亭来北京时传下来的。也有人说是清代北京鼓曲艺人王鸿兴去江南献艺时,拜柳敬亭为师,回京后改说评书,并于雍正十三年(1735年)在掌仪司立案授徒,流传到现在的。
自柳敬亭算起,评书发展出现过几次高潮。在明末清初,评书名家辈出,柳敬亭是其中的佼佼者。第二次高潮在清末民初,代表人物有号称评书大王的双厚坪,他与戏界大王谭鑫培、鼓界大王刘宝全并称“三绝”。第三次高潮在上世纪30~40年代,以有“净街王”之美称的王杰魁为代表。第四次高潮是上世纪50年代以后,说书艺人政治上得到了解放,经济上得到了保证,被誉为演员或文艺工作者,人人焕发了艺术青春,几乎全国各个省、市、县都有曲艺团、队,各团队都少不了说书演员,民间说书艺人遍及全国的各个角落。这一时期涌现了大批技艺精湛、深受欢迎的评书演员,全国知名的就有陈荫荣、袁阔成等十余人。评书艺术在“文化大革命”中遭到一劫,中断达十年之久。粉碎“四人帮”之后,刘兰芳捷足先登,鞍山电台率先播出了她的长篇评书《岳飞传》,影响迅速扩大,先后六十余家电台竞相转播。刘兰芳以她那嗓音洪亮、吐字清晰、语言流畅、气势雄浑、感情充沛、风趣幽默的艺术特色,赢得了十亿听众的追捧,刘兰芳与《岳飞传》一时风靡全国。
2、十年磨一剑,创造评书发展史上的三个高峰
纵观评书发展出现的几次高潮,无不与当时的政治背景、经济发展、代表人物有关,尤其是新中国成立后出现的两次高潮,更体现了时代的特色和艺术发展的内存规律。十年动乱,万马齐喑,文学艺术洗劫一空。然而,有真知灼见的艺术家时刻在聆听着历史的脚步、洞察着日月运转,在暗地里下着苦功,在等待着为社会、为人民、为艺术奉献的时机,犹如初春冰河下的春流涌动。“四人帮”退出历史舞台,党中央拨乱反正,中华大地万物复苏,文学艺术也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春风。千红万紫安排著,只待新雷第一声,《岳飞传》如同新雷炸响,撞开了评书艺术春天的大门,刘兰芳二十年的功力、十年的压抑和积蓄便在这时迸发出来,清澈洪亮的声音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回响。评书有史以来没有任何一部作品产生如此深远广泛的影响,拥有如此多的听众,刘兰芳的《岳飞传》创造了评书史上的三个高峰。
一是人物形象塑造的高峰。岳飞的英雄形象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峰,岳飞的民族英雄形象更加深入人心,更加可亲可近,并且赋于了时代感。劳动人民知道的岳飞是刘兰芳书中的岳飞,劳动人民佩服的民族英雄是刘兰芳书中塑造的民族英雄形象,岳飞不再是愚忠愚孝的代表,而是智勇双全、大义凛然、忧国忧民、顾全大局,苟利国家生死已,岂因祸福避趋之的民族英雄。
二是评书影响力的高峰。在刘兰芳演说《岳飞传》时,全球有十几亿人同时听刘兰芳的评书,这是评书发展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千百年来就有无数艺人学说“岳飞传”,《岳飞传》也只是千百部评书中的书目之一,刘兰芳使《岳飞传》成为了评书艺术的代表,一提《岳飞传》,人们就会想到“评书”,一提评书,人们就会说出《岳飞传》。评书艺术的影响力、感染力达到一个新的高峰。历史上从来没有一部评书有如此多的听众、有如此多的痴迷者、有如此久远的影响力,昆山玉碎传九州,李凭中国弹箜篌。
三是服务人民群众的高峰。刘兰芳不论名声有多大,职务有如何升迁,始终保持着人民艺术家的本色和风范,把人民视为父母,把听众视为上帝,不求显达、不图名利,她曾深入到老山前线的猫耳洞里为战士去演出,她也曾亲赴大兴安岭的深山老林在冰天雪地里为伐木工人去演出,她还曾站在沂蒙的山坡上为漫山遍野的老区人民表演评书……,她的足迹踏遍了祖国大江南北的山山水水。
3、新雷第一声,开启了评书艺术的新时代
文学艺术就应该顺时而动,时代孕育艺术,艺术又推进时代、服务时代、服务人民,人民大众的需要也就是艺术家的需要。刘兰芳顺应时代,服务人民,当人们的思想还没有完全从“十年禁固”中走出来的时候,敢做春雷第一声,以自己卓尔不群的艺术造诣把优秀的传统长篇大书奉献出来,为的是服务时代、服务人民、推动评书艺术的复活和发展。刘兰芳《岳飞传》的成功播出,迅速在全国掀起了“评书热”,电台、电视台、剧场、刊物争相开设评书栏目,大批评书演员粉墨登场,名噪一时,大有风起云涌,铺天盖地之势,凡有井水处,皆能听评书!在乡村也是如此,尤其是在中原大地的山东、河南、安徽等地,十里八乡就有会说书的,每到农闲季节,或一人独行、或夫妻二人、或三五成伙负鼓携琴、走乡串户演说节目。评书艺术至今也没有过时,农村老人的收音机里,大小集市的说书场里,司机师傅的播放器里……,时常传来评书艺人慷慨激昂的声音。评书艺术在我国历史悠久,在教育不发达的时代,很多人的历史知识都是从说书人那里获得的,虽然是艺术化了的历史,但丰富了他们的知识,增强了他们的民族自豪感,产生了英雄崇拜情结。
全国掀起“评书热”是刘兰芳对评书艺术发展的一大巨大贡献。任何一项事物的发展都需要杰出人物的带动,鲁迅对文学的贡献,霍元甲对武术的贡献,梅兰芳对京剧的贡献,侯宝林对相声的贡献,都不仅仅是再局限于他所做的事件的本身,而是他把这项事业带进了一个新的发展时代,使这项事业发展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展现了一片新的天地。刘兰芳同样把评书艺术带进了一个新的时代,开辟了一片新的天地。
《岳飞传》之后,刘兰芳又先后播出了《杨家将》、《努尔哈赤》、《红楼梦》等十余部长篇书目,数百家电台同时播放着刘兰芳的评书。当今,自称是“听着刘兰芳的评书长大的”中国人数以亿计。当时还是孩童时代的一位听众写过这样一段话:“在俺的记忆中,刘兰芳是第一个在电台连播传统评书的,那是一段阳光灿烂的日子:中午放学后用比罗纳尔多还快的速度跑回家,听完一个台再转到另一个台,端着饭碗,直把脖子听歪。如果放学较晚,就不用着急疯跑,因为家家传出的,都是刘兰芳的声音,慢慢走过,一句都不带落的。她的评书,可是滋养了整整一个国家的人。刘兰芳当年火到什么地步?她到天津演出,人群把周围的民居压塌好几间。鞍山市公安局把她评为社会治安模范,因为播她评书的时候交通事故和犯罪率都很低,奖品是一个暖水瓶。”
二、显明的评书艺术八大特点
刘兰芳的评书能够一炮走红,能够倾倒亿万听众,能够成为划时代的里程碑,决不是偶然。说是时代造就了也好,说是岳飞的英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也好,但归根结底是刘兰芳的评书艺术感染了听众,震撼和触动了听众的心灵。“滴水穿石非一日之功,冰冻三尺非一日寒”,“两年胳膊三年腿,十年练不了一张嘴”,只有刘兰芳具备了评书艺术的修养和实力才能在锥处囊中时颖脱而出。机缘凑巧——天时、地利、人和集于一身,这时候成功的只能是刘兰芳,而不是其他人。我们要探讨刘兰芳评书艺术的历史价值,不得不评论一下刘兰芳在评书表演上的不可磨灭的艺术成就。在此不揣浅陋,以《岳飞传》为例,试图总结概括一下刘兰芳说书的艺术特点,以取抛砖引玉之效。
1、结构严紧,线索清晰。说书讲究个“四梁八柱,铺平垫稳”,如果弄不好不仅结构不稳,听书人也听不明白。整个一部《岳飞传》一百一十七回,六十余万字,人物百余个,历史背景波澜壮阔,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书中的每一个人物,每一个故事,每一个情节,每一条线索,错综复杂,盘根错节,刘兰芳把它们安排的环环相扣,井井有序,线索清晰,前后照应,层次分明而又节奏紧凑。这么复杂的历史故事,听刘兰芳说书的人,上至老人下至儿童没有一个说听不懂。这是刘兰芳的评书有巨大吸引力的一个重要因素,听得懂才能被“迷”得住。
2、描景壮物,烘托有力。刘兰芳不仅刻画人物细致入微、惟妙惟肖,个性鲜明,描景壮物也自有特色。如开篇第一回对沥泉山和沥泉洞的描述,把个沥泉山描述的不仅雄伟壮观、风景秀丽,而且有壮美、神秘之感。这段描述,有力地烘托了周侗老英雄师徒五人游山的氛围,同时也衬托了周侗虽然隐居山林,但却壮心不已的英雄情怀,也预示了小英雄岳飞的即将“出世”和他的伟大抱负、精忠报国、英勇悲壮的远大未来。书中多处对山川地势、谋兵布阵、两军对垒等景物、场面的描述、铺垫等有声有色、活灵活现、如在眼前。尤其是她把书中的赞、赋、贯口运用的娴熟自如,更增强了描摹的气势和效果。描景壮物的能力是说书人基本功的体现,也是说书人的看家本领,清人形容被尊为说书祖师爷的柳敬亭“目之所视,手之所倚,足之所跂,言未发而哀乐具乎其前,此说之全矣!于是听者傥然若有见焉;其竟也,恤然若有亡焉。”就是说的他描景壮物的本领。
3、叙评得体,入情入理。顾名思义,“评书”不仅有“书”还要有“评”,“评”就是说书人常说的“说古书讲俗理”,也就是夹叙夹议,点明主题,让听众加深理解。刘兰芳的“评”简练、巧妙、得体,不让人听来有生硬之感,不破坏故事情节,不打断听众的注意力,附带在故事当中并且紧扣主题,顺理成章,浑然一体,和故事一样真切感人,一样荡气回肠。
4、情节真实,不设虚扣。一是在情节真实性上,她做到了历史真实与艺术真实的融合。书中讲的每一件事、每一个细节都不是也不可能是历史的原貌,都是艺术形象,但给听众的感觉故事都是真实的,人物也是真实的,听众把书中的英雄人物当作真实的英雄来崇拜,把书中的奸贼当作真实的坏蛋来痛恨、来唾骂,这就增强了说书的感染力,让听众产生共鸣,跟着书中的情节走,随着书中的人物激动而激动、随着书中的人物悲伤而悲伤、随着书中的人物喜悦而喜悦。就是有夸张的部分,听众也信以为真(如高崇挑滑车)。二是不设虚扣。一般说评书在每一回书的结尾都会给听众留下一个悬念(扣子),也有不少书目习惯用“虚扣”,当下回书开始时这“悬念”却是假的,这虽然也是一种艺术手法,有一定的吸引力,但却削弱了其艺术感染力和影响力。刘兰芳每回书结尾的扣子必与下回书的开头紧密相连,时刻用真实的人物、真实的故事吸引着听众。
5、语言生动,干净利索。说书艺术在“说法”上还有三分三解,一般外行人不知:一种叫做“活口”,活口的说法是只有故事梗概,没有固定的句子,由说书人自己发挥;一种叫做“相口”,这种说书法是由同行艺人共同创作,大家说书时都按共同创作的底稿去说;一种叫做“实口”,这种说书法是有固定的本子,说书人要按书上标准的语言去说,遣词造句都要讲究。很显然,刘兰芳说的是“实口”,完全按自己创作的本子去说,没有多余重复的语言,没有累赘的字句,语法、逻辑、层次都很讲究,这不仅增强了说书的文学性,让人听起来也非常舒服,有文化、上档次。并且刘兰芳的“书”语言节奏快,情节进展快,让听书人听得过瘾,听得开心,不仅佩服说书人的“水平”,也佩服说书人的“慷慨”,舍得“给书听”,从不故意拖泥带水。
6、声音洪亮,口齿清晰。“突兀一声震云霄,明珠万斛错落摇。”这是清代文人描述柳敬亭说书的一句话,我想拿来形容刘兰芳也不为过。曲艺是语言艺术,很讲究“嘴皮子”功夫。刘兰芳嗓音嘹亮,吐字清晰,发音脆响,可用“澈、亮、脆、厚、象”五个字来概括。“澈”,她的声音清澈,响彻云霄,而且饱满、充盈,传的远、起的高、落的稳,撞到墙上都能弹得回来。发音用的是丹田之气,声震八方,气贯长虹。“亮”,口齿清晰,喷吐有力,发音清亮,一字一词既连贯又真切,字与字之间没有一点拖沓粘连之感,声声玲珑,字字珠玑,每个字词都可分得清清楚楚、听得清清楚楚。就象说书人常说的“一字一词送到听众的耳朵里,十年后拿出来晒晒还是新鲜的”。“脆”,她的声音洪亮、饱满,但不失清脆、甘甜之美,女性嗓音的特点非常突出,有穿透力、浸透力,有吸引力,端的是穿云裂石之声,真是绕梁三日余音不绝啊。“厚”,是指功力深厚,刘兰芳说书,几十分钟也好,几个小时也好,从头至尾发音力度不减,精神不减,给人一气呵成之感。“象”,是指象声词的运用,评书的象声词不是口技,也不是原始声音的翻版,是艺术的再创造,刘兰芳的象声词不仅丰富,而且形象,是来源生活而高于生活的一种模仿,兵器相撞,战马奔腾,呼喊咆哮等等,不求真象,但求传神。
7、节奏紧凑,详略得当。《岳飞传》情节套情节,故事套故事,环环相扣,险象环生,不论是对环境的描述,还是夹叙夹议的“评”,还是人物的对话,都在推动故事情节向前发展,节奏非常紧凑。在情节的处理上铺排渲染,详略得当。如“岳飞出世”十五年的时间只用一回书就把岳飞的身世、学艺、才能交待清楚了,因为只有岳飞尽快“出世”,书目才能进入“精彩”。而“岳飞枪挑小梁王”却用了四回书来铺陈渲染,中间虽然穿插了周三畏赠剑、宗泽府献艺等情节,却没有一点拖沓之感,环环紧扣、节节相连、回回精彩。有人说这是刘兰芳的表演广泛吸收了小说、戏剧、皮影等姊妹艺术的有益成份,做到了杂糅百家、博采众长、提高了评书的表现力、丰富了评书的表演艺术而产生的效果。
8、人物鲜活,生动形象。刘兰芳把《岳飞传》中一百多个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民族、不同地位、不同性格的人物说得维妙维肖,栩栩如生,刻画了一大批生动鲜活、性格显明、有血有肉的人物形象。这些人物通过刘兰芳的口述,一个个生灵活现地活在了听众的面前。说好人和善可亲;说英雄让人尊重崇拜;说奸贼让人切齿痛恨,必欲亲手诛之而后快。刘兰芳刻画人物除利用外貌、事件、细节外,还突出了人物语言、声音性格化,例如狄雷、牛通、岳云等,同为英雄小将,骁勇善战,刘兰芳用了不同的语音、语气来刻画、表现他们,一说话就能把这人的貌相、性格、甚至是做派体现出来,达到了让听众闻其声知其人、见其行的效果。也正是这些性格迥异的人物、这些人物的故事、这些人物的命运吸引着听众,牵连着每个听众的心,引人入胜,欲罢不能,因此才有了举国振奋、万人空巷的局面。
以上八个方面只是对刘兰芳评书艺术特点的粗略勾勒,不及其中之万一,其中的艺术真谛还有待智者去探究、去解析。
三、改革创新启发后人
刘兰芳的评书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功,她的历史价值不仅在评书艺术的本身,而更重要的在于她的成功经验给予我们的引导和启示。
1、改革创新的典范
创新是一个民族进步的灵魂!一切事物的进步需要改革创新,评书艺术也不例外。刘兰芳从说《岳飞传》开始,一直在致力于评书的改革创新。以《岳飞传》为例,在艺术上从语言、情节结构、表现手法等进行了改革创新。《岳飞传》的语言是文学化了的评书语言,书中很少有对面拉家常的较松驰的语言,说起来句式紧凑、琅琅上口、文采飞扬,这都是刘兰芳在二次创作中下了一番苦功才取得的效果。在情节结构上对传统的“书胆”、“书筋”等用法进行了大胆改革尝试……。在人物塑造上还吸收了西方小说心理描写的表现手法等等。在主题思想上打破了传统思想的局限性,增强了民族团结、爱国思想、民本思想的表达,剔除了封建迷信思想,去其糟粕,取其精华,用辩证唯物主义、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来看待历史,这是原作者和以往说岳者所不能达到的。传统的说岳深受《水浒传》的影响,岳飞的领导集团大多是因为绿林英雄结义形成的,凝聚力基本来自于“哥们义气”,在刘兰芳的《岳飞传》中则上升到了民族大义、保国安民的高度,使该书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都得到了升华。没有这多方面的改革创新,《岳飞传》也不会在当时赢得那么多的听众,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新书新说是改革创新,老书新说也是改革创新。刘兰芳不仅明确提出了评书只有改革创新才有发展前途的口号,为评书改革创新摇旗呐喊,并切一直在躬身实践。2006年8月,刘兰芳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文艺之声播出了她的新评书《古今荣耻谈》,再一次对评书改革创新进行了尝试。
任何事物都在改革创新中发展生存,不改革便失去生命力,改革即是对传统的继承和发展,背叛历史的不是改革,否定传统的也不是改革,当然闭关自守、夜郎自大的更不是改革。过去艺人常说的“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说的创新。但是当今仅满足于“一招鲜”已很难“吃遍天”了,现在如此发达的传播方式,“一招鲜”不是“吃遍天,而是马上便“传遍天”,形势逼着你时刻要学习、时刻要改革、时刻要创新,这就是日新月异,不然就要落伍。
2、古为今用的典范
  做任何一样事情都是讲功利主义的,进行无效的劳动不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说评书也不例外,不论是为了娱乐大众、还是教育大众都是说书要达到的目的。刘兰芳用“说岳”来娱乐大众、教育大众,取得了古为今用的理想效果。
说古代故事,讲当代道理,说书要懂理,无理莫说书。古书今理,二者相通,古书即历史故事,理即当今道理,古道人心,二者必须巧妙结合才能达到所要的效果。刘兰芳的“说岳”不是囿于原来的作品,而是顺应了时代的要求、历史的要求、人民大众的要求,在“说”的过程当中充分体现了岳飞这个人物具有的历史、现代、未来的重要性。岳飞是爱祖国、爱人民的,以他的行动证明;秦桧是卖国害民的,也以他的行为证明。她用故事阐明道理、用历史说明今后、教育听众,这就达到了古为今用的目的。
中国古代,君即是国,所以传统的忠臣就是忠君。但君和国毕竟还有不同,就是在古代,真正的忠臣也是为民不为君,忧国不惜命,朗朗吐真言,荡荡无私心。既然是臣,当然就是领导集团的一员,上有君下有民,要处理好的第一个难题就是对“领导”负责还是对“群众”负责。当二者出现矛盾时,唯民则忠,唯君则奸。真正的忠臣,并不是“忠君”,而是忠于国家、民族和人民。刘兰芳的说岳把以前的岳飞“愚忠”改为忠于国家和人民,其意义就大有不同了,岳飞的形象在人们心中的地位得到了升华提高,其“说岳”的意义也产生了质的飞跃。
优秀的演员必须认识时代特征,必须与当代结合,否则不是好的演员,说不了好书。好“书”就是对历史、对时代负责的书目,能反映时代,与时俱进,推动历史向前发展。刘兰芳的典范作用不仅教育了听众人,而且影响了同行。
3、说新书走正路的典范
陈云提出“说新书走正路”是刘兰芳改革评书的依据和遵循的方向。“新”,包括新旧两种故事,关键是观点要新,“新书”应该包括传统书目与新书目,说新人、新事儿、新故事是新书,说古人、老事儿、旧故事也是“新书”,关键是要付与新意,“旧书”新说也新书。说岳飞也好,说陈毅也好,都是“新书”,都是为了歌颂“英雄”、醒示当今、教育后人。不管历史的现代的、不论是传统的创新的,一切用当代的尺寸来衡量。刘兰芳说书始终坚持与时俱进,反映时代,表现革命,适应时代需求,适应听众要求,引导前进。
陈云同志的“说新书走正路”不单内容要走正路,改革也要走正路,不然要掉到沟里去。刘兰芳说的始终是“评书”,改革坚决遵循说新书走正路,评书就是评书决不是别的艺术。刘兰芳自己也曾说“我们需要迎合大众的需求,需要与国际接轨,要吸收、吸纳国内外优秀的文化艺术和表演形式。但是迎合不等于媚合,中国有中国的特色,一门艺术有一门艺术的特色,脱离了本土文化,中国不能称为中国,同样,脱离了艺术文化特色,一门艺术就不能称为一门艺术。”改革创新要遵循事物的内存规律,曲艺也有自身的规律,一种艺术形式有一种艺术形式的特点,必须遵守,不然不是改革,“四不象”不是艺术,“大杂会”也不是艺术,如果有“真本事”可以创造新的艺术形式。改革需要对艺术的尊重,改革是继承和发展不是背叛和胡来,不能数典忘祖,更不能欺师灭祖。胡来等于倒退,甚至过于倒退,是对艺术的破坏和摧残。都想改革成功,但必须尊重既有的成就,继开新花,任何事物都在生存中发展,有的也会在发展中萎蘼乃至枯死。这就是创新的路子和方向问题。
刘兰芳还始终以“人民文艺工作者”自诩,始终坚持为人民群众服务,只要是人民需要的、国家需要的就会全力以赴。文艺必须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不然你服务于谁?人民永远是父母,祖国永远是靠山。毛泽东曾说评价文学艺术的标准有两个:一个是政治的标准,一个是艺术的标准。政治的标准就是作品的主题思想,不能等同于“为政治服务”。鲁迅先生也曾说:凡文艺都是宣传,凡宣传并不都是文艺。那么文艺自然是宣传,能不看宣传对象、能不讲思想性吗?我们的文艺工作者就是要有社会责任感、政治责任感,任何耻笑“二为方针”叫喊为艺术而艺术的人,凡而是幼稚可笑的。从这一点说,刘兰芳还是落实“二为方针”的典范。刘兰芳的说新书走正路就是体现在内容上走正路、艺术上走正路、改革创新上走正路,为评书艺术沿着正确的道路前进起到了良好的启示和推动作用。
刘兰芳不仅是一位成功的评书表演艺术家,而且一直代表着说书人的正确方向,堪称一代宗师,使一部书艺术价值永恒、在评书发展史上的地位永恒。
现在,党中央发出了弘扬民族文化的号召,必将推动我国优秀的传统文化的改革和发展。有价值的东西不会被抛弃,人们喧嚣之后还要回归冷静,浮躁之后还要回归思考,轻薄之后还要回归稳重,泛娱乐之后还要回归经典,大乱之后还要回归大治,不能永远是制造艺术快餐的时代。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

    今日头条

    更多>>

    推荐产品

    • 昌平;博思雅少儿曲艺赴香港交流欢送会在京举行
    • 曲艺牡丹奖昨颁奖 冯巩大秀南京话 巴蜀笑星叮当斩获中国曲艺牡丹
    • <strong>哈尔滨市曲协文艺志愿活动走向基层</strong>
    • 相声界第一玩主 于谦
    • <strong>第六届全国少儿曲艺大赛北京地区选拔赛暨北京市少儿曲艺培训成果</strong>
    • [京韵大鼓]骆玉笙 《子期听琴》
    • 吴文科:曲艺怎样革新
    • 刘兰芳评书艺术的历史价值
    • <strong>中国曲协开展“全国优秀相声、小品年度评选展演”活动</strong>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2-2013 鑫桥文化传媒(大连)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 辽ICP备17020712号-1 中国演艺网
    收缩
    • 电话咨询

    • 400-811-6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