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演艺导航 > 器乐中国 >

上帝羔羊主唱randy出狱后写的文章:小心

来源:吉他中国 责任编辑:大mer 发表时间:2013-07-27 17:49 点击:
上帝羔羊主唱randy出狱后写的文章:小心
 
 
上帝羔羊主唱randy出狱后写的文章:小心
翻译@枭文









原文:http://randonesia.tumblr.com/


小心!
当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我还在学习如何说话并尝试理解错综复杂的英语,我会被别人警告说“小心点”。小孩子的话总是很天真,在他们有限的词汇里,唯独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真诚和紧迫感。我不记得我有没有常说“小心点”,但我92岁的奶奶喜欢跟我说这句话。

她笑着对我说:“我开着车去杂货店,你会看着我对我说“小心点,奶奶”你真是个有趣的小孩”。

我很爱我的奶奶。她是我从监狱出来后下飞机看到的第一个人,在人群中,在刚刚过去的午夜也就是她睡觉的时间,一个矮小的92岁老的乡村女人站在那里,等待着看到她的亲人重新获得自由回到他的祖国。我抱着她,告诉她我爱他,并责备她不应该在这里等那么久。我现在常常会去看她,我抱着她,亲她的脸颊,告诉她我有多爱她,闻她头发的味道,听她的学识。她带给我无限的快乐,以至于当我注视她的双手的时候无法描述这双为我做了一餐又一餐饭的手。她在我眼里很美丽,我很幸运她存在于我的生命中。她也很高兴我在她的生命中,而不是在监狱里或者异国他乡。我们又可以在一起了,像一家人一样,我的生命又充实起来。


我是一个幸运的人

如果你在看这篇文章,可能是点进某个金属乐网站的链接到这里,那就意味着你知道我是谁,我是做什么的,还有就是我为什么会在今年的早些时候,进入捷克共和国的监狱,接着又接受过失杀人罪的审讯。这也可以认为你是我音乐大家庭中的一份子,或者就是我们一起玩乐队的人中的一份子。你已经目睹过了在演唱会中会出现的或者你曾亲自参与了这些行为比如说像moshing, slam dancing, crowd surfing, stage diving等,这些都是我们演出中独特的一部分场景,是很多人表达自己的一种方式。在这一到两个小时里摆脱我们在乎的东西,完全享受音乐并让我们感受到自己的存在。我在一些朋克和硬核乐队的熏陶下长大,跟你们一样也喜欢肿块,疼痛,伤疤来证明,不过我只是比你们老一点丑一点而已。

当我回到布拉格审判,回答被指控杀死一名叫Daniel Nosek的年轻人(他是我们乐队的粉丝)问题的时候,我发现一道巨大的障碍挡在我们面前,我的团队面临着要尝试解释重金属乐演出中的现场氛围的难题,并告诉法官人们在演出中互相挥拳,在人群上飞过等行为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因为从外人看来,这种行为像是一群疯子。


“为什么人们会这样做?你可能会收到严重的伤害”。

在审判中我们一次又一次的问自己是否真的知道“stage diving”和“moshing”是什么,然后尝试解释这些东西。慢慢的,通过翻译人员和现场视频以及其他像我们这种乐队的帮助,我们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展示了这种行为没有任何恶意。当我的代理人一次又一次被问到,非常多得目击者说了很多让人哭笑不得的原因,比如我们在舞台上走动的是多么快,我唱歌的声音,我演出的时候出大量的汗水,还有我把矿泉水直接倒在自己身上(我这样做是因为我出了很多汗而且很热),这些都是我喝醉了或磕了某种药的证据。我那天晚上却像法官一样清醒,感谢上帝,我知道我永远都不想让任何人受伤害,否则我也不会有机会为自己争取自由。我告诉法官“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可能我真的有尝试伤害某人,但是我不知道,我不记得了,我当时喝醉了”。否则,作为一个清醒的人,一个有责任感的成年人,我的意识不会让我那样做。

无论是否清醒都要让法官信服,别人喜欢的这种演出并不是出于仇恨和自毁目的的虚无主义狂欢。给他们提供的翻译解释清楚我认为人们通过这样的行为在演出里玩得很开心是理所当然的是我遇到的最大的挑战,就像尝试给瞎子解释紫色看起来是怎么样的。如果没有很详细的解释,那些不知道我们的人们很难理解那种在演出时候的行为,他们只会认为你是疯子。不过最后我最后还是免罪了,我从这一刻起也自由了。
Daniel Nosek的家人从来没有在媒体上攻击我。他们从来不希望我生病,无论是公开的还是私底下。他们没有在任何一位法官,检察官和警察面前诽谤我,没有在法庭上恶意地看着我。对于他们所做的一切,我永远的感谢。我完全理解如果他们要责备我,而我也不会尝试改变他们对我邪恶印象,他们对我的认识完全来自于捷克媒体最初野蛮凶残美国杀人犯的报道。我知道在怀里抱着自己死去孩子的感觉。这种痛苦的感觉是难以形容的。如果我可以指责从我手中带走我女儿的人,我绝对会的,特别是当你被媒体包围着的时候。

Daniel的家人没有指责我,他们只是想知道发生在他儿子身上的真相,所以他们来到法院听取我竭尽全力提供给他们的信息。在最终结论下定前,Daniel的叔叔(他们家在法庭上的代表)告诉我多少钱也无法换回Daniel的生命,在他听取了证据之后,撤回了他们对我罚款的请求。他还告诉我 Daniel是在他爸爸生日的那天死去的,而且自从Daniel死后,Daniel的妈妈无法很好的工作
就是这样。他们除了想让我理解这件事对他们家造成多大的影响之外不想从我这里得到任何东西。他们对我绝对没有恶意,全都是事实,让他们蒙受如此的惨绝让我十分后悔。这是我这辈子目睹过最有尊严和分量的事情了。

当我读完最后的判决后,我知道我被免罪,我尽最大能力表现我的尊严,尽量不情绪化。可能哪一天我可以说出我重新获得自由的感觉,但现在我任然在尝试回顾整个事情。这绝对是巨大的解脱,但当时有另一种感觉涌现在我脑海:对结果的难以置信的同时带着极度悲伤。一个我们乐队的粉丝死了,一个家庭破碎了,我不觉得这值得庆祝。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或者去哪里,脑海里只有这件事情。Daniel的家人请求我在离开布拉格之前私下会一次面,我非常愿意满足他们的要求。我离开法庭后就着手准备同他们的见面。

我无法说出看到母亲失去儿子后眼睛里的那种感觉,也无法表达她留着眼泪抓着她的手时候的感觉。我的手抓着她的手,而我却是被指控杀死她儿子的人。我无法说出那种让他们蒙受巨大悲痛的感觉,你会本能的被这种可怕的感觉震撼,有很多东西是无法用语言表达。

关于我和Daniel的叔叔和妈妈之间的对话细节,我不会写出来,因为我觉得不太适合以及尊重他们。他们对我很友好,告诉我不会因此找我报仇。不过有两点他们说的我会跟大家分享,因为这跟他们对我的请求有关。

我们坐在沙发上哭泣,这时我从被捕以来第一次哭。Daniel的妈妈问我是否愿意以后在某个地方为他唱首歌,我被她这优雅的要求震惊了。她小小的要求是给予我的巨大礼物,尤其当我在一直思考发生这件事之后是否要继续做主唱的时候。


我会为他唱很多歌。

接着Daniel的叔叔和妈妈离开我的公寓,他们重复着之前他们说过的话:
“永远要记住你可以作为创造更安全演出环境的代言人。你有这个力量,祝你好运,继续你自己的生活吧!”

我承认我会的。

接着他们离开了我,回到他们的小镇尝试继续他们的生活。我回到公寓,不记得我哭了多长时间和接下来的两三个小时发生了什么,但我会记得他们说过的话。

自从审判结束我就回到lamb of god的巡演,这是我的承诺的一部分。

如果你在一个乐队里,记住发生在我,Daniel和他家人身上的事情。如果你在演出,请保证有足够的安全措施,还有护栏一定要放在合适的地方。如果这两点都做足够了,那么Daniel也不会在那晚上死去。我在上台演出之前从未看过舞台,我多么希望时间能倒流,检查一下那噩梦般的安全装置,让负责场地的主办方知道他们没有做足安全措施,让我的团队把设备撤离舞台离开那个地方,但我不能让时间回到过去,我从来没机会看到那个舞台,Daniel也已经死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警示我的同行们确认场馆和发起人要担保到合同结束。不能掉以轻心,这关系到生命安全,我可以作证这一点。

如果你是发起人或者俱乐部老板,请确认你的安保措施和护栏足够。保安是保护乐队,粉丝和你的生意的,如果你不能提供安全的环境就不要做这场演出。你没有资格拿别人的生命来赚钱,多少钱都不值得去冒可能有人会死在这里的风险。你的场馆可能会因此关闭,因为没有人会愿意在这里演出。我们圈子里的人都会互相聊到这些,如果你的名声不好,我们所有人都会知道。

如果一个粉丝来看lamb of god的演出,然后想玩舞台冲浪,请你要知道有可能你在台上会不太受欢迎。有些乐队鼓励粉丝来到台上,那是他们的特权。作为一支乐队,我们永远不允许或鼓励粉丝来到舞台上,这是非常危险的,因为有可能他会在舞台上撞上我们或者设备。现在,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这条政策将永远有效。如果我们没有要求你到台上,绝对不可以上来,除非你是小孩或者在轮椅上,不过这不太可能发生。请尊重我们的规矩!如果你来到舞台,我们将马上停止演出,你会被请出场馆,也不能问任何问题也不会退款给你。我不会在意任何人因为我写下这些而觉得我太严酷无情。我在去年已经去过一次地狱了,我在尽最大的努力做正确的事情,任何无法理解我的所作所为的人都是愚蠢的。请不要毁了别人看演出的美好时光好么?人们用他们的血汗钱是去看演出,而不是看你愚蠢的在台上,你买了票并不代表你可以到舞台上去!

如果你是我们的粉丝来看我们的演出或者任何可能会有moshing, crowd surfing等行为的演出,你必须知道你在冒着风险。仔细想一想吧,如果你觉得太难,就请在受伤之前离开,要知道你不是杂技演员。如果有人在 moshing的时候倒下了,请扶他们起来。我们有过因为有人受伤而停止演出的经历,我们会一直坚持这种做法。这是我们的团体,我们要互相照顾。一场演出只是为了我们能在一起,享受这好的时光,互相支持。现实世界将你打到在地,你不需要在演出的时候也这样,互相帮一把吧!

如果你要玩人体冲浪,你要知道如果有人把你扔下去,你可能会马上死的,这是绝对事实。

请不要在喝酒后驾车回家。假如你没有死,但是你可能杀害别人导致你进入监狱。监狱可不是一个好玩的地方。记住我的话好么?

我写下这些不是让人们不去追逐快乐,不去友好的撞击周围的人。我不是告诉你要怎么做(除非你在我们舞台上)因为这是不对的。我有无数的伤疤和疼痛从我能数的出的演出中获得的。我就跟你们一样,喜欢音乐喜欢在演出中玩得开心。我只是恳求你们尊重一下别人。我喜欢好的演出带来的能量,我喜欢给我们的粉丝提供宣泄的感觉。我看过无数的演出,我喜欢把这种感觉留在现场,这是我所做的,我爱做的。
我不希望我的粉丝看不到明天的日落。我不希望他永远都没有机会和家人在一起。我不希望他没有机会去一个好的姑娘。我不希望因为他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导致他们家的姓永远停滞。我不希望他的家人蒙受丧子的痛苦。

我不希望他们再也听不到音乐成为事实。

我不认识Daniel,但我告诉别人他是一个好孩子,现在他死了,永远离开了。
我讨厌这种事情,这个年轻人的家人不希望这种事情再发生在别人身上,我也不希望。

小心点!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

      今日头条

      更多>>

      推荐产品

      • 声音传奇 Metallica巡演音响系统简介
      • [在线欣赏]Slash live in Shanghai [2013]
      • 格莱美最佳民谣吉他手的最爱―Elixir(附视频)
      • <strong>Taylor 2013年春季限量版之--AfricanEbony 600系列</strong>
      • 柏斯音乐集团成为世界知名品牌Line 6产品中国总代理
      • 握威中国开放日握威贝斯之声全球行 即将起航
      • 德国Schaller琴头钮之古典系列
      • Tech21 2013全新推出Boost系列失真效果器琴国乐器
      • Cash家族与Martin吉他的故事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TAG标签 - RSS订阅
      Copyright © 2002-2013 鑫桥文化传媒(大连)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备案号: 辽ICP备17020712号-1 中国演艺网
      收缩
      • 电话咨询

      • 400-811-6003